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

上学

2019-09-10 14:39    来源:行政管理部    作者:母果帅

        老家隔壁的蛋娃今年如愿上了补习班,为此娟丽娘没少求过人。虽然乡亲们都知道,蛋娃复读考上本科的几率很小,虽然娟丽娘心里也清楚一年下来几万块钱的开支对于她们家来说负担沉重,但是娟丽娘还是顺着孙子的意愿到处求人借钱供他上学。

        大伙知道,娟丽娘在将近花甲之年才有了第一个孙子,她异常溺爱,溺爱到一个独身女人下地干活从不让孙子跟着。蛋娃是留守儿童,父母一直在宁夏务工,慢慢在宁夏有了自己的店铺。随着日子慢慢好起来,蛋娃父母的婚姻,却渐渐名存实亡。再碰上蛋娃高三成绩断崖式下滑,萍娃姐闷着心思回到家照顾着一老一小的日常起居。2017年蛋娃高考落榜,这时他提出来要边打工边学习备战高考!蛋娃不顾家人反对,独自一人到北京,在一个大学图书馆“边学习边打工”,萍娃姐揣上家里仅有的2000多块钱,站了十多个小时追到北京,想把孩子劝回家,最终仅是记下图书馆负责人的电话,除去路费留下所有钱无功而返。紧接着便是今年的四处求人,终于去了合中补习。

        因为是邻居,也因为父亲从事教育工作,所以萍娃姐或是娟丽娘在孩子的教育上有任何问题总会打电话给父亲求助。父亲说,“为人父母在孩子的问题上,哪怕仅存一丝希望,都会倾尽所能,也并不指望能沾孩子什么光,或者什么光耀门楣,这些不过是宽心话,做这些仅仅是因为为人父母。”

        为父为母与新生命相遇,开始一段生命的自然延续,有相遇便有别离,或长或短,这一刻从幼儿园开学开始。忘了在什么地方看过一句话:“所有关于父母参与的别离都是你兴高采烈,父母眼红泪沉,你追寻着远方,父母盼望着归乡。”

        有个朋友在我的印象中,他应该属于不怕天不怕地的硬汉,早早辍学,闯荡社会,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结婚,更不知道他已是一对双胞胎的父亲!现在跟他唯一的交集就是微信的同学群,没事的时候插科打诨,再要么集赞投票的时候相互艾特一下。昨天群里一个关于他的视频让我对他有了新的认识,甚至重新思量了父母两字的含义。视频里先是两个3岁左右的小姑娘拉着手嚎啕大哭,喊着爸爸妈妈,准确点说是房间里大部分孩子都在嚎啕大哭,喊着爸爸妈妈或者爷爷奶奶,然后是朋友对着拍摄者,边擦眼泪边说:“要不带回去吧?我戒烟戒酒咱找家教行不行?求你了咱把娃带回去吧,要不在屋待几天再送来,你让我有个缓冲。”……这个视频发出来,出奇的是出来调侃的人不多,多数说的是,这是必须经历的、娃放学多陪陪娃之类,再要么就是说自己孩子刚上幼儿园时候自己的心情也不好等等。

        虽然生活在一个小县城里,但是我们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忙于生计,四处奔波。为孩子的兴趣班,放弃了许久想买的手表,或者封藏了最爱的鱼竿,只想把自己所有全部倾尽给孩子。当把父母二字灌注到我们每一个人身上时,便是一场新的修行。估计没有哪个父母会想着从这场修行中收获什么。就像某个心灵鸡汤里说的:父母子女一场,是相遇的缘分,既是相遇便会别离,只是盼着快乐的远去,沐着春风归来。我也希望蛋娃2020年的高考会得偿所愿,我也希望我朋友的闺女快乐成长,我也希望我的女儿,远去追梦的时候下雨有伞,天黑有灯,遇到的都是良人……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