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

酸枣情长

2020-09-21 00:00    来源:炼钢厂    作者:徐云仙

        金秋九月,各种瓜果竞相成熟。约三两好友走在田间地头,感受丰收的喜悦。那红苹果、黄梨、红石榴……突然,路边酸枣树映入眼帘,让我回忆起儿时的美好时光。

        看着眼前这棵酸枣树,嘴里就不由得泛出一丝酸意。这丝丝酸意勾起了儿时打酸枣的乐趣。沟沟峁峁到处生长的酸枣树,一到秋天就结满了玛瑙似的果实。对于我而言,吃几把酸枣就是最美味的水果了。我和儿时的小伙伴,在晴日午后,拿着长长的棍子和塑料袋,成群结队跑去打酸枣。为什么不说摘酸枣,而是打酸枣?因为酸枣树大都生长在沟边崖畔、地势危险的地方,平地上能够着、摘到手的很少。“快了,马上就走到沟边。大家做好分工,个子高的负责用棍子打,年龄小一点的蹲在地上捡拾落下的酸枣。”随着一棍子一棍子打过去,熟透的酸枣掉下来,还真有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阵势。只是这沟边崖畔地势大都不平整,掉下来酸枣胡乱地滚落,这可忙坏了地上捡拾的小伙伴。

        打累了,歇一会,下边只顾埋头捡拾的小孩子也跑累了。大家就地而坐,品尝劳动成果。捏住一颗酸枣放入嘴里,那酸味顺着舌尖渗入眼睛里,只见一个个眼睛挤在一起。那些酸枣吃起来又酸又涩,别人尝一口就“呸”吐出去。小妹手里的酸枣吃完了,又跑过去抢哥哥手里的,哥哥逗她玩,捂紧袋子,一时间哭闹声、欢笑声回荡在沟边……

        记得有次在大娘家玩耍,看见有满满一盆酸枣,还都是又大又红的,可把我乐坏了。我独自偷乐地吃着,不一会地上就吐了一大堆的酸枣核。这时候大娘过来了,我赶紧把手中没来得及吃的酸枣放入盆中,只听大娘说:“吃吧,放开吃,只是吃完的酸枣核不能乱扔,要给我收着。”我还纳闷。大娘说:“这是一味中药,村里的老中医收。”没想到这不起眼的酸枣核还能换钱,还是一味中药。李时珍《本草纲目》中讲,枣仁“熟用疗胆虚不得眠,烦渴虚汗之症;生用疗胆热好眠,皆足厥阴少阳药也”。可见,酸枣仁有养肝、宁心安神、敛汗等功能。其实酸枣全身是宝,枣仁是贵重药材;枣面可做清凉饮料;枣核可做活性炭;枣花是最好的蜜源;枣树枝干木质坚硬、耐磨,是制作农具的好材料。

        突然听见随行的孩子嚷道“那树上长了好多红果果,不知道能不能吃……”记忆被拉回到现实,顺着手指的方向,看见那路边的酸枣树结了好多红的、绿的酸枣。我们几个笑道:“这个特别好吃。”走到跟前,摘了一把,孩子说:“哎呀,又酸又甜,真好吃。”看着手里摘的几颗酸枣,平日里吃的那各色水果,顿然觉得索然无味了……

上一篇: 钢城秋韵
下一篇:剩饭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 龙门钢铁景区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