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

冬夜小感

2019-12-09 00:00    来源:轧钢厂    作者: 刘宏刚

        入冬夜微凉,残卷叶落黄,昨夜残梦里,依稀还故乡。

        门前景犹在,双亲鬓添霜,寒风惊暖梦,不觉泪成行。 ——题记

        十二月的深冬像极了手边的茶,苦涩中裹着醇香,清透见底又显得意味深长,枯黄的落叶在街上洋洋洒洒的铺了一层,暖阳夕照,暗黄的余晖打在落叶上,随着街口吹来的晚风向前翻滚着,一瞬间,像有了灵魂。我独自走着,正如那凋零的落叶一般,被时光催促着,追赶着,不知道终点在哪里。至此,深冬已至,而那心底油然而生的乡愁更浓……

        细想来,辗转游离,我已离开家乡多年,虽然也经常回去,但每次都是匆匆忙忙,也许是见多了城市的高楼林立,看惯了大街上的车水马龙,每次都觉得回家的路不像小时候那样宽敞平坦,风景也不如以前精致,可是她依旧那么亲切。就像孩童时的旧箱子,尘封了我年少时不谙世事的童真和那年幼时简单的童趣,怪不得在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我最挂念的依然家乡。

        每次回家,我都会放慢车速,好好端详这久违的故乡,片片农田,隐隐村烟,加上植被的点缀,萧条中透着神秘,竟煞是好看。看得久了,仿佛自己与大自然也有了默契,好像是倾听,好像是倾诉,又或是来自灵魂深处的交谈,我说着这些年的不易,她说着这些年的变迀,我倾诉着满腹离伤,她道了一句别来无恙。

        我对故乡的情感,没有想象中那般细腻,更多的是简单和悲凉,所以离家久了,故乡的模样总是无端地想起却又只字不提。年少时整天想着离开这里,现在又渴望着回归家乡,也许是在外飘零久了,缺少归属感吧!

        想起家乡,便想起家中的母亲,她的爱既博大又深沉。记得小时候,姐姐外出打工回来买了香蕉给母亲,那时候还没有吃过香蕉,母亲剥了根香蕉给我,把剩下的收起来,我问母亲怎么不吃,她说不爱吃。第一次吃香蕉,感觉很甜,也很开心。吃完扔下香蕉皮便就出去玩耍,口渴回来喝水,想给母亲惊喜,便悄悄进屋,只见母亲背对着我,手里拿着东西抬手闻了又闻,又丢进垃圾桶,我踮脚瞧了一眼,正是我吃剩下的香蕉皮。那天晚上,我蒙上被子眼泪不停地流,心如刀绞一般,酸楚、难受各种滋味涌在心间……

        待我成年结婚那天,我紧紧的拥抱着母亲,她浑身微微颤抖,她微弱的身躯,华发已斑白,母亲红了眼眶,我却止不住流出眼泪,我们没有说一句话,那一刻,我觉得是我离母亲的心最近的一次,而母亲的心却不曾离开我?

        时光荏苒,岁月驱驰,任我离家多久,心一直在那里,不管是故乡还是母亲,她们总是被我用文字有意或无意记挂着,寂静的深夜,家乡、母亲的画面越来越清晰,思绪凌乱,思念涌上心头……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