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

秋日看黄河

2019-09-06 09:51    来源:轧钢厂     作者:孙晨辉

        立秋过后,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几天。一场秋雨一场凉,渐渐有了一丝秋高气爽的味道。雨过天晴,天空大地如洗,空气经雨水的浸润,带着泥土、青草的气息扑进心脾。闲暇之余,我决定去看看久违的黄河。

        顺着大道一直往东,不一会儿就到了黄河边上。站在青石垒砌的河堤上,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际的宽阔水面,雄浑壮观。河水夹杂着枯枝、树叶等杂物,看上去浑浊不清。极目远眺,“秋水共长天一色”,白花花的河水与苍茫的天际融为一色,如果此时有一行白鹭飞过,一定会充满诗意。韩城到河津的高速公路大桥就在眼前,高大的桥墩、斜拉的密麻麻的钢索一直向河对岸延伸,一眼望不到头。向西望去,远山如黛,近水含烟,青黑色的山峦裸露出肌肤,连绵不绝,巍峨壮观。静默的大山,流淌的河水,构成一幅浑然天成的山水画。

        岸边的柳树杆浸泡在水中,一簇簇、一片片的马蔺草、芦苇是黄河岸边不变的风景。从小到大,我曾很多次看到黄河。记得最早是站在家乡的山坡上,看到黄河是横在东方天际的一条白色丝带。而此刻,秋日连绵的雨水让黄河水变得充盈起来,河面一眼望不到边。如果在枯水季节,河中间的滩涂就会裸露出来。河面会被淤积的泥沙分成三岔两股,河水就毫无威势可言,类似于许多不知名的小河。可黄河终究不同于其他无名氏的河流,它源远流长,流淌的河水就是雷打不动的万年基业,无论何时,不管时事如何变迁,它都是一腔孤勇,无畏前行。

        沿河堤逆流而上,就到了秦晋交界的古龙门渡口,也叫禹门口。禹门囗两岸高耸的山峰像被劈开了一道豁口,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造化之神奇。“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唐朝李白描写的黄河的磅礴气势,我不曾看到。可是千百年来人们的生产活动已让这段黄河从一个暴烈的汉子变成了恬静的少女,黄河水从禹门囗奔腾而下,平铺开来,河面宽达几十公里水流却无声无息,毫无惊涛拍岸的半点气势。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黄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大弯,一路向南而去。大概是河面太宽的缘故,丝毫看不到黄河的转向。“远看黄河白偏偏,旮里旮弯到知达”,这句耳熟能详的方言传颂了几百年,说者听者往往是一脸陶醉。这里曾有过鲤鱼跳龙门的古老传说,“大禹治水疏龙门”也让这里充满传奇色彩。

        阳光照在白茫茫的河面上,波光粼粼,细密的影子在水面跳跃,看似平静的水面,实则暗流涌动,无数的小漩涡看得人心惊。古老的黄河母亲也让他的子民祸福相依,利害相连。雨季水面暴涨,黄河中下游洪水肆虐,家园农田被毁,生灵被吞噬;干旱的季节,黄河水又滋润着两岸的黎民百姓,造福一方。

        天色慢慢暗下来,将近黄昏,硕大的夕阳在身后缓缓落下。水面升起一层氤氲的雾气。远处,黄河两岸的灯火璀璨,流光溢彩。我望着远处的黄河,河水浩浩荡荡,奔腾不息,不复人间。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