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艺术园地 散文

绵绵思亲情

2019-05-12 13:59    来源:炼铁厂    作者:亢军侠    摄影:亢军侠

        “五一”节前后,朋友来我家串门,聊起她老家新盖的房子和公公婆婆身体健康、弟兄姊妹几个都搬到城里了,顿显出一脸幸福的模样。我听着听着思绪就飘向远方了,似乎也看到了远在故乡的老爸老妈。顿时感慨,是啊!好久没有回家了,心里那淡淡的牵挂应该就是乡愁吧。

        站在阳台窗户前,我想起了那年小时候上学的光景。由于八十年代的农村,经济发展还很落后,家里日子过的贫穷,家里大部分的收入来自地里的庄稼。除了地里的农活,母亲经常做些纳鞋底、纺线织布、缝制衣服等针线活,总想着法子节省开销将一家人的吃喝穿戴经营起来。我上学的书包是母亲用许多不同颜色的碎布片缝补起来的,每次出门,母亲都为我整理好书包,目送我蹦蹦跳跳去上学。

        上了高中,距离家里稍远,每天母亲看到我天微亮就步行去学校,便不顾一切央求父亲要给我买一辆自行车。记得父亲从县城买回来自行车时,一家人高兴地围着看,我摸摸手把,转转车轮,那新奇劲儿别提多高兴了。每遇星期天就约同村的几个朋友,一起在晒麦子的场里学骑自行车,而母亲就跟在车后边一路小跑,以防我摔倒。

        后来我去外地上学,家里的事情了解的渐渐少了。但不用质疑,母亲一定还含辛茹苦地操持着一家人的衣吃住行。学校毕业后,我有幸进了龙钢上班。还记得报到回家那天,母亲高兴极了,在家里便支起了大油锅,炸油饼庆祝。逢人便说我家也有吃商品粮挣工资的了,似乎往后的日子终于有了盼头。

        后来我成了家,母亲每逢节气,就会给我送花馍、枣糕等,用农村人朴实的习俗表达着她心里那份牵挂,可惜当时的我没有仔细体会过母亲那种内心深处感情的淳朴和厚重,也许是那时年轻,不懂离别,很快就在忙碌间忘记了那份深情。

        有一次,我回到故乡,看到母亲头发渐渐花白,细细的皱纹爬上了她曾经光洁的额头,原先整洁的牙齿也松动脱落了几颗,满眼的泪珠在眼眶里忍不住翻转,我才突然惊觉,我和母亲的亲情缘分是日渐稀少了。

        五一过后,惊觉马上就到母亲节了,随即和朋友寒暄几句,赶紧收拾行李,踏上了熟悉的回家路途。刚下车,母亲就嘘寒问暖我现在生活怎样。嫂子也打趣地说,“你看花坛边上的棉拖鞋底子都透了一个窟窿,妈还舍不得扔,念叨说是你买的!”我心里咯噔一下,越发惭愧。母亲听说我想吃藤蒿蒸菜,她欢快地收拾了一个竹笼和镰刀马上出发,说对面山坡上有一大丛没人采摘过,我赶紧跟随母亲一起出门。

        在路上,看着七十岁的母亲日渐佝偻消瘦的身影,都说爱笑的眼睛不会哭,而我眼前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了……我不敢对视母亲的眼睛,但我也不能阻挡岁月的离去。终感慨有一天母亲会消失不见,我将会变得怎样的孤独,就像小时候无能为力失去心爱的玩具,那种不舍和失落无人能懂吗?天空渐渐飘起了雨丝,我仰起头,让雨水尽情地冲刷我心里的泪,还有人会和我如此亲密无间吗?山依旧,水长流,而我们脚下已不是昨日的那片土地。

        “一盏离愁孤灯伫立在门口,岁月在墙上剥落看见小时候,犹记得那年我们都还年幼,而如今琴声悠悠我的等待你没听过……”就让我在这母亲节来临之际,轻轻唱着这暗示着血肉亲情的歌曲,表达我对母亲的思念。现唯有振作勇气,珍惜眼前幸福,才将不负母亲所托。岁月悠悠,母爱悠悠,绵绵思亲将永无尽时。

上一篇: 姑姑的裁缝铺
下一篇:笃卷知味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