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艺术园地 散文

奶奶的织布机

发布日期:2018-04-13 02:30:44    作者:薛雪萍    来源:审计监察部

前几天回了一趟娘家,走进院子,透过厅房的玻璃门,一眼就看到奶奶坐在老式织布机前忙活着,外面有点起风,奶奶将厅房门紧闭着,听不到我叫她,一直埋头在织布机前来回穿动着线梭子,身体随着脚下的节奏微微前倾又后仰。我推开厅房门,奶奶回头看见我,又惊又喜。

说起奶奶这台织布机,可有些年头了,从我记事起,家里就有这台织布机,那时候我们一家人还住在黄河岸边的老屋,家里的厅房是旧社会的老式建筑,巍峨高大,依正北而建,房门朝南,墙壁是用厚厚的青砖堆砌而成,房顶是由一根根木头搭建封顶,这台织布机就放在老厅房的门口,阳光铺洒在织布机上,在青石地面上形成一块块影斑,显得尤为耀眼。那时候,我们早晨还赖在被窝里,耳边就传来一声声“咯、咯……”的织布声。

奶奶家中姊妹6个,她排行老大,从她十几岁起就开始织布给弟弟妹妹做衣服。那时候织布用的是白棉线,布织好后用染料上色,然后再裁剪成衣服。奶奶嫁给爷爷后,应她的要求,爷爷就给做了这台织布机,从此我们家炕上铺的床单都是奶奶亲手织的,有蓝白格子的,红白格子的,还有红白绿相间的,水洗后用木槌一敲打,铺在炕上既平整又好看,经久耐用,越洗越软。十几年前,我们从老屋搬迁到新村,奶奶不舍得扔掉这台织布机,再三叮嘱父亲一定要把织布机给搬到新家。

我结婚的时候,奶奶拿出一摞各式花样的床单让我挑两条自己喜欢的,说是给我的嫁妆。我说:“奶奶,你什么时候织了这么多条床单?”奶奶笑着说:“前些年你们在外面上大学,我和你爷爷在集市上买了些棉线,抽空就织一织,赶上你们一个个结婚时,一人给两条。”听了奶奶的话,感动之余更多的是幸福。奶奶随手扯掉床单上一个多余的线头,我无意间看到她的手指头因为冬季气候干燥而皴裂,缠了几圈药用胶布,而她似乎毫不在意,每天依然为儿女操劳,眼眶中永远都掩饰不住对晚辈的爱。

两年前爷爷因病去世,奶奶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孤独。也许是为了打发时间,也许是害怕想起爷爷,奶奶又开始织布。邻居们送来一些旧毛衣,奶奶全部收集起来,将一根根毛线拆下来,用开水煮了之后,再缠绕成一个个线团,一有空就坐在织布机前忙活着。奶奶的眼已经有点花,有时候线头断了,她还得费力地去把线头连接上,辛苦织好的布最后都悉数送给了邻居们。对她而言,织布不再是为了生活需要,而是精神上的寄存,是支撑她度过平淡生活的杠杆。

下一篇:安策论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