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文化 艺术园地 散文

老屋阁楼

发布日期:2017-12-19 10:19:17

临近年关,休假时随母亲回到村子里将老屋彻底收拾了一翻。母亲打开后院门,让我把些闲置物品放到阁楼上边,瞅了瞅阁楼有些恐慌,已有30多年没上过阁楼,记忆中还是儿时捉迷藏时上去过,看着母亲已经扶好梯子,我故作胆大,胆战心惊地上到阁楼。

阁楼里黑乎乎的一片,陈旧的地板踩上去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凭着模糊的记忆推开阁楼那扇天窗,光线透过天窗射进阁楼,我突然萌生了儿时的好奇心,四周踅摸一番,寻宝似的开始探索阁楼里父母珍藏几十年的“宝物”

阁楼角落里,是一台散了架的传统老式织布机和纺棉车,它们将我带到母亲和祖母织布纺棉时那美轮美奂的场景,母亲坐在织布机前,伴着梭子左来右往的啪嗒声,有节奏地一上一下,双脚踏板上下交替,双手轮换着操纵机杼和梭子,双手翻飞,穿梭往复,娴熟的动作如弹钢琴一般美妙。一旁的祖母盘起三寸小脚,凝神贯注地摇着纺棉车,棉线在穗子头那儿来来往往、挥挥洒洒的伴随着摇把的高低起伏交错着,发出嗡嗡嗡的响声,那时的我可是她们忠实的“观众”。多年过去,原以为这些“原始设备”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和技术的进步早已不知去向,没想到它们在阁楼里沉睡了这么久,依然“健在”。

弯腰顺着阁楼探索着每一件有着年代的“宝物”,走到一个落满灰尘的大木箱跟前,很清楚的记着那是当年母亲常常念叨的她唯一的嫁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箱子,探寻着里边的“稀世珍宝”,随手拉出来两件一模一样褪色严重的花棉衣,袖子是用不一样的花布拼接着,花棉衣犹如一张难以褪色的彩色照片,永远地镶在了我的记忆深处,那年除夕,我和妹妹从外边高兴的跑回家,拉着母亲的衣襟问明天过年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穿新衣服了?母亲无奈的表情似乎告诉了我们答案。晚上,迷迷糊糊的我睁开眼睛,好像听见母亲和谁在说话,原来是外婆送来了一块给表姐做新衣服剩的花布头,母亲和外婆就连夜给我们姐俩赶做棉衣。第二天醒来,我和妹妹看到枕头边上放着做好的新棉衣,分外开心。过年的新衣裳流露着每个时代的气息,想当年就是那么一件拼接的棉衣,足以让我们高兴得不亦乐乎,而如今随着年岁增长,过年却为了不知道穿哪件衣服而发愁,记忆中那浓浓的年味也渐渐走远了。

此刻,我突然对母亲隔三差五回到老屋转一圈多了一分理解,也对曾经心存的埋怨多了一份愧疚。久久地坐着,看着,想着,老屋阁楼里的那些渐行渐远的往事却愈发在我的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有机会,要带上儿子一起,陪母亲多来老屋走走,陪伴母亲,也让母亲给儿子讲讲我们小时候的故事,增进我们祖孙三代彼此间的感情,也教他不忘过去,加倍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轧钢厂  李海燕)

                                    

上一篇: 饺子之情
下一篇:小河悠悠
  • OA系统
  • 企业邮局
用户名:
密 码:
友情链接: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建言献策 | 企业邮局 | 联系我们
电话:0913-5182222 5182333 传真:0913-5182345    
版权所有 陕西龙门钢铁有限责任公司 ©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

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